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征兵博客

拥有一世的良知 探索一生的真理

 
 
 

日志

 
 
关于我

西北农林科技大学经管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国务院学位委员会第六届学科评议组成员。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才。长江学者评审专家。曾任中国人民大学《农业经济研究》顾问。美国《现代管理》、《世界经济探索》编委、审稿专家。中央电视台特约嘉宾。陕西广播电视台特约评论员。曾出访新西兰、韩国、新加坡、荷兰、奥地利、越南、蒙古、台湾。提出了“精细密集农业”、“不在意资金”等新观点。出版专著2部,发表论文300余篇,被SSCI、CSSCI收录64篇,作报告1000余场,在中央电视台、陕西广播电视台做节目400多次。

网易考拉推荐

王征兵:书,让我沉迷让我忧  

2009-10-01 15:23:14|  分类: 人生感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让我沉迷让我忧

                                                                               王征兵

  自我懂事的时候起,我就与书有一种特别的缘分。记得在五六岁的时候,我就整天喊着上学念书,可是,由于农村学校师资和教室的限制,我到九周岁的时候,学校才同意入学。一到学校,我就像一个饿坏了的孩子,如饥似渴地汲取着知识的乳汁。虽然那时条件十分艰苦,一、二年级的学生都自带小凳在露天上课,只有三年级以上的学生才能在教室上课,但学习和读书的快乐使我从来没有感到风吹日晒的辛苦。那时开的课很少,只有算术和语文。我几乎每次考试都得双百分。优异的学习成绩,使我在22年的学习生涯中一直受到老师们的青睐和赞许。

  待我上了高中,我对书更是如痴如醉。当然,我看的全是自己的课本。我也想看一些参考书,可是由于家境的贫寒,我从未买过任何参考书。我当时没有任何期盼,唯一的渴求就是让我把书读下去。尽管这已是一个孩子最低的渴求。然而,就连这个最低的要求也时时受到贫困的冲击,好几次都差一点辍学。为了维系自己的学业,我虽然住校,但很少去灶上吃饭,每顿吃的都是从家里带来的窝窝头。最难熬的是夏天,因为星期天带来的窝窝头到了星期四、五就发霉了。有时霉成了灰色、绿色,我只好把窝窝头掰成小块,放在碗里,用开水多冲几次,算作消毒,然后再拿出家里自制的酸菜,将这些发霉的窝窝头吃掉。

  我家和学校在同一条公路边,相距六公里,无论骑自行车还是坐公共汽车都非常方便,但家里买不起自行车。虽然坐公共汽车单程只需一角钱车票,但为了节约钱,我读了三年高中从未坐过一次汽车,每次往返都是沿公路步行。

  尽管生活条件十分艰苦,但我从未感到过苦,学习的乐趣冲消了一切。我这个常常穿着打着补钉的粗布衣服的农村孩子,1984年在全县1000多人的高考理科预选中名列第一。

  进大学后,我不仅专业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而且先后在《人民日报》、《光明日报》、《农民日报》等报刊上发表学术论文30篇,并获多项省部级科研成果奖。

  我爱书,更爱读书,但书也给我带来了困惑。这种困惑源于1991年我开始参加工作的时候。当时,我为了能够有充裕的时间和良好的氛围继续读书,毅然选择了大学教师这个职业。但工资太低。当时我每月只有100多块钱,现在也不过300多块钱。我对钱是很淡漠的,只要能维持最基本的生活,尽管不少同学纷纷下海发了财,我亦不为之所动,令我再也坐不住的是我的父母和弟弟。

  父亲已是60多岁的人了,但为了换取油盐酱醋和化肥、农药等生活、生产必要的开支,不得不去建筑工地干活。包工头都嫌他年龄大,不愿要,而他一次又一次往人家家里跑,求人家收下他。有一次,当我在工地上看到头发和胡子已经全白,背已经驼了的父亲还在凛冽的寒风中拉着沉重的泥沙车,我的眼泪止不住夺眶而出。在回家的路上,我劝父亲不要再干了,可父亲说:“不干,就没法生活。”我的工资本来就很低,每年给弟弟500多元的学费和每月50元的上灶费,余下的钱要养活父母、弟弟和我家三口人几乎不可能。那么,父亲还有什么选择呢?

   近几年先后有几家企业愿以高薪聘请我,但我都一一回绝了。但当我每次回家看到年迈的父亲劳作的身影,看到自己父母住的房子竟然是全村最差的房子,想到弟弟今后上大学几万元的学费和生活没有着落,面对我挚爱的书,我陷入了难以言状的苦思。

  请社会和国家给一个爱读书并想利用自己所学知识为国家和社会做点贡献的年轻人一个读书的机会吧。

                                       

                                刊于《书与人》1996年第5期P51-52

  评论这张
 
阅读(752)| 评论(4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