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征兵博客

拥有一世的良知 探索一生的真理

 
 
 

日志

 
 
关于我

西北农林科技大学经管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国务院学位委员会第六届学科评议组成员。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才。长江学者评审专家。曾任中国人民大学《农业经济研究》顾问。美国《现代管理》、《世界经济探索》编委、审稿专家。中央电视台特约嘉宾。陕西广播电视台特约评论员。曾出访新西兰、韩国、新加坡、荷兰、奥地利、越南、蒙古、台湾。提出了“精细密集农业”、“不在意资金”等新观点。出版专著2部,发表论文300余篇,被SSCI、CSSCI收录64篇,作报告1000余场,在中央电视台、陕西广播电视台做节目400多次。

网易考拉推荐

人民日报采访王征兵  

2010-10-29 10:55:00|  分类: 媒体中的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不久,人民日报记者关于曲江开发问题采访了王征兵。采访稿(如下)发表于《人民日报》2010年9月3日,其中引用了王征兵一个观点,见下文红色部分。王征兵提出的五点建议以题为“失地农民沦为社会新底层”于2010年9月6日刊于《人民网》( http://sn.people.com.cn/GB/202106/12647989.html),也可查看王征兵2010年9月10日的同名日志------王征兵

 

 

 

陕西曲江文化开发模式:曲径通“优”还是通“忧” 
(转载自 2010年09月03日人民日报)

     近期,有两则消息与“曲江”连在一起:当地拟投120亿元改造陕西西安城墙,计划用现代灯光点亮城墙,在城墙周围开发旅游娱乐项目;8月份,耗资百亿元的大明宫遗址公园在开园前一个多月,部分已建成的景观却被悄悄“搬移”。这两则消息,都引发了舆论的广泛关注。

  近年来,西安曲江新区似乎从不缺少话题。有人称,“曲江模式”已成为陕西文化开发的一个范本;有人却质疑,曲江以保护历史文化遗产之名,行开发地产抬高房价之实;还有专家直言,曲江几乎“垄断”了陕西文化遗产开发,过度商业开发不仅使陕西文化单一化,还会伤了文化的魂……

  “曲江模式”到底该如何看待?文化遗址开发中的这条曲径,通向的究竟是“优”,还是“忧”?

  

  迅速改变陕西文化产业

  “曲江要打造文化航母,致力成为陕西文化产业的巨无霸”

  谈及“曲江模式”,西安市副市长、西安曲江新区管委会主任段先念说:“曲江主要是依托文化遗产,整合历史资源,通过创意包装和策划、实施一批重大项目,带动其他产业门类发展。”

  从2002年起,曲江相继规划建设了公共园林面积总计3300多亩的唐大慈恩寺、唐城墙、唐芙蓉园、曲江池、曲江寒窑、秦二世陵六大遗址公园,以及电影城、美术馆、音乐厅、大剧院、陕西文学馆和民间艺术馆,总建筑面积约10万平方米的六大文化场馆和包括大雁塔北广场、贞观文化广场等在内的系列文化广场。

  “曲江模式”在众多大项目的开发建设中逐步形成。有人说,它给陕西文化产业带来前所未有的改变。曲江一位负责人表示,“曲江模式”可以归纳为“文化+旅游+城市”,通过企业的聚集做大产业集群,做长产业链,培育大集团。具体地说就是要挖掘土地的文化资源,通过市场化运作、国际化手段,通过大项目带动战略,把这种资源通过文化演绎、文化创意的方式,转化为文化产品。

  从上世纪90年代中期起,曲江即被定位为西安市旅游度假区,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因为没有钱,发展非常缓慢。2002年,曲江确立了“文化立区、旅游兴区”战略,发展从此进入快车道,曲江首先融资5亿元,建起了大雁塔北广场,把文化、休闲和旅游结合起来。项目很成功,大雁塔周边地价上升了,这给了曲江很大的信心。紧接着,曲江又花14亿元推出第二个项目——大唐芙蓉园。

  段先念表示,曲江通过大资本运营、大产业布局、大项目带动,正迅速改变着陕西文化产业。曲江运用整合资源、项目捆绑、委托经营、土地划拨和资本运营等手段,不断增强投融资能力,扩大资本总量,并以投融资平台为母体,相继整合组建了影视、会展、旅游、演艺及大明宫投资集团等文化企业集团。2009年6月9日,目前全国最大的文化产业投资公司——陕西文化产业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在西安挂牌成立,曲江是其最大股东。曲江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曲江要打造文化航母,致力成为推动陕西文化强省的重要力量和西部文化产业的巨无霸”。

  文化搭台,地产唱戏

  “在曲江那里,文物是地产的配角,遗址成地产的道具”

  近期处于风口浪尖的大明宫国家遗址公园,是我国体量最大的遗址考古公园,是丝绸之路整体申遗的东方龙头。从大明宫遗址保护项目的规划展示看,除了几个是博物馆类的项目外,其余全是商务楼、宾馆、住宅小区。

  据了解,大明宫投资集团拥有包括大明宫遗址公园及周边地区在内的19.16平方公里土地的一级整理权、整体规划权和整体开发权。这19.16平方公里的土地产生的增值,即最终的土地市场价值超过成本的溢价部分,将被大明宫投资集团和它的地产商合作伙伴分享。据悉,中国建筑、中海地产、华远地产等国内地产巨头都已介入了大明宫周边地块的开发。

  从2002年开始,曲江便开始搞文化产业。曲江一直认为,自身不追求盈利,如何成功挖掘西安这座城市的文化号召力,才是曲江的使命。

  但在陕西省委党校教授钟卫国看来,曲江是在用文化粉饰地产。其内在规则是:圈地→文化艺术炒作→全球招标搞规划→贷款→基础建设→招商引资→地价成倍甚至数量级翻番→出让土地获得资金→炒文化概念、建主题公园→土地再次升值。

  曲江的具体做法是:先讲一个很大很美的故事;然后建主题公园,引来游客和现金流;最终,周边土地快速升值。曲江的第一个故事主角是大雁塔,宣讲大雁塔与唐僧的关系,结果大雁塔广场两侧2万多平方米的仿唐商业铺面很快被抢购一空。2003年12月31日大雁塔北广场开放,第二天,曲江的所有土地在原有基础上每亩加50万元,而一年后,该地段周围的地价增长了3倍多。

  据了解,大明宫遗址公园耗资120亿元,西安市政府不投一分钱,靠地产商先垫资拆迁,进行土地整理和基础设施建设,包括建一些宫殿。作为补偿,地产商将按贡献大小,以拆迁成本价获得一块土地。

  据公开资料显示,2003年,曲江新区的土地为每亩30万元到50万元,到2009年,出让价格为每亩300万元到600万元。而在全国抑制房价的大背景下,曲江的房价甚至高达4万—6万元/平方米,炒房者蜂拥而至。

  “一直以来,在曲江那里,文物只是地产的陪衬和道具。他们的做法是文化搭台,地产唱戏,文物是配角,遗址成道具。”十七大代表、秦始皇兵马俑博物馆馆长吴永琪认为。

  文化产业正被“垄断”

  “文化遗产‘被曲江化’可能会伤及历史的根、文化的魂”

  大雁塔、大唐芙蓉园、西安城墙、法门寺、大明宫遗址公园、曲江临潼国家级休闲度假区(秦始皇兵马俑博物馆所在地)、曲江楼观台中国道教文化展示区,曲江寒窑遗址公园……曲江正在“垄断”西安甚至陕西的大部分文化遗产。据了解,曲江的下一步将走向延安,还将在陕西各市修建文化广场。

  一场曲江“风暴”正在如火如荼地推进。不少专家认为,曲江是一个先行者,践行了“皇城复兴”计划,没有它,西安的“皇城复兴”计划到现在可能还启动不了。

  钟卫国却持相反观点:“文物上有历史信号,如果被过度商业化开发,这些历史信号会逐渐减弱,甚至消失。曲江的文化扩张本质就是商业风暴,风暴过后留下的只是一堆建筑垃圾,会破坏西安文化的多样性、厚重感。”

  “重商业开发,轻文脉保护”,是学界对曲江开发项目最主要的批评声音。

  陕西省委党校经济研究所所长范增录教授就认为:“一些遗址开发其实就是钢筋混凝土的仿古制品,打破了人们对古建筑的认同感、归属感、敬畏感。就算曲江模式不错,也没有必要在全陕西推广。文化遗产‘被曲江化’可能会伤及历史的根、文化的魂。”

  陕西省社科院副院长石英表示,古文物有文脉,过度开发就破坏了文物的古貌,而且这种破坏还容易被忽视。

  如今,千年古刹法门寺被现代化的广场和建筑包围着。吴永琪谈起去法门寺的经历,感到很无奈,他说,法门寺如果是寺庙,根据宗教法规应由宗教协会管理,和尚也可以参与管理,其他人没必要介入;如果是博物馆,国家的事业单位管理就可以了,其他人应该退出;如果是曲江来管理,就应该叫法门寺主题公园或法门寺文化主题公园等。现在这种“博物馆+寺院+企业”就是一个畸形的体制。

  此外,不少专家对曲江的“冠名”方式很费解,曾先后出现过“曲江城墙”、“曲江法门寺”、“曲江楼观台”等。“如果曲江是政府部门,这样的冠名就是不对的;如果曲江是企业,就不应该享有掌控土地拍卖交易的权利,而应该严格遵守企业的准入制度,对文化遗产开发项目参与公开竞争,其他企业也可以参与开发。”吴永琪说。

  国家文物局局长单霁翔做客人民网时提出,西安光文物古迹和地下遗存就足以震撼世界,为什么还要用像纽约、曼哈顿的建筑形式来欢迎客人呢?不少网友表示,这指的正是曲江建造的“媲美纽约曼哈顿‘百老汇’的西安艺术新高地”——大唐不夜城。

  一些专家介绍,走在罗马的街上感觉像回到了罗马帝国时代,斗兽场、歌剧院,那么多遗址都是原样保存;在埃及,金字塔旁也搞声光电,但离金字塔本体起码有500米以上,而且所有设施都是临时的,随时可以拆除。

  “曲江拆迁”留下隐患

  “圈地圈财富”使得城乡差异变大,带来突出的社会矛盾

  前不久,西安市曲江新区岳家寨村开始拆迁,58岁的村民陆秋凤一说起房子就想哭。一家十口人的未来一下子被悬空了,接下来住哪里?怎么生活?“我们都拥护政府的决定,但是政策是‘先安置、再拆迁’,我们连新的房子都没租到,也没有了收入来源,以后怎么生活啊?”陆秋凤说。

  村民普遍拒绝在拆迁协议书上签字,陆秋凤是其中一个,但是他们觉得自己的力量微乎其微,担忧会成为“暴力拆迁”的受害者。贴在该村墙壁上的《西安市国土资源局曲江新区分局征地拆迁补偿安置方案通告》,最后一条赫然写着:“村民如有异议,不影响征地拆迁安置工作的进行。”

  同村的耿红告诉记者:“我们之前谁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拆、怎么拆。根本没有征求广大村民的意见,突然下发通知,说我们要搬迁了,补偿方案也没有和我们商量。”记者走访多位村民,都表示拆迁没有做到公开、公正、透明。

  “拆迁方案是雁塔区2003年制定的,但是2007年也有政策啊,新政策一出,旧政策就应该废除了,而对我们的补偿还是用旧政策,不公平。”村民魏春燕说。

  从西安市国土资源局曲江新区分局的通告中可以看到,拆迁一次性付给每人15万元的货币安置补助费,外加30平方米的住宅面积。陆秋凤算了一笔账,自己3个独院有1亩半左右的土地,如果不拆迁,一个月的租金就有一万多元钱。一旦搬出,如果没有工作能力,15万元钱在这个城市,又能花多久?

  据了解,曲江拆迁的补助费用有:养老保险4.4万元、医疗保险4万元、生活依托地补偿费5万元、原村庄剩余土地补偿费0.74万元、村内公共设施及配套设施补偿费0.5万元、18个月过渡费合计0.36万元。村民普遍对此有异议。18个月的过渡期,每个人每月只有200元生活费,重新租房、小孩上学等问题没法解决。

  63岁的村民王平川担忧:“我老了,补偿我15万元,这辈子可能就够了,那些四五十岁的人怎么办?出去打工人家不要,又没有能力创业,以后连个病都不敢生。”

  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学科评议组成员、农村经济管理专家王征兵教授告诉记者,曲江在拆迁过程中,如果不能妥善安置,这些农民很快沦为社会新底层,将会是社会矛盾显现的焦点。据了解,几年来,曲江共拆迁了15个村子,涉及几万人的安置。

  范增录认为,曲江在拆迁中留下众多隐患,土地的城市化快于人口结构的城市化。这种通过“圈地”来“圈财富”的方式,将使得城乡差异变大,违反科学发展观的要求,将带来一些突出的社会矛盾。他认为,在城中村拆迁安置中,应该实行土地股权化或者股权式的补偿。也就是说,农民可以分享土地增值的财富,解决他们的后顾之忧。

                                   (人民日报赴西安报道组)

  评论这张
 
阅读(12859)|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