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征兵博客

拥有一世的良知 探索一生的真理

 
 
 

日志

 
 
关于我

西北农林科技大学经管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国务院学位委员会第六届学科评议组成员。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才。长江学者评审专家。曾任中国人民大学《农业经济研究》顾问。美国《现代管理》、《世界经济探索》编委、审稿专家。中央电视台特约嘉宾。陕西广播电视台特约评论员。曾出访新西兰、韩国、新加坡、荷兰、奥地利、越南、蒙古、台湾。提出了“精细密集农业”、“不在意资金”等新观点。出版专著2部,发表论文300余篇,被SSCI、CSSCI收录64篇,作报告1000余场,在中央电视台、陕西广播电视台做节目400多次。

网易考拉推荐

刘宇翔 王征兵:芬兰农民合作组织管理的分析与借鉴【农业经济问题】  

2013-05-27 11:31:14|  分类: 学术论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芬兰农民合作组织管理的分析与借鉴:

影响农民参与组织管理的因素研究

            刘宇翔  王征兵

一、引言

我国的农民合作经济组织还处于初级阶段,在国内的调查中,我们发现农民合作组织发展缓慢的问题可以归纳为两个:一是农民多数缺乏专业知识,不能有效的参与组织管理,很多合作社都是发起人自己管理,农民对合作组织不参与导致合作组织人力资源缺乏使其并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另一方面农民对合作组织和其领导人信任程度较低,不投资不入股造成合作组织资金缺乏。资金和人力资源缺乏农民合作组织发展状况自然不容乐观,解决这两个重要问题需要从“人”的因素出发,从农民的角度出发对症下药,了解农民的态度改变他们的思想提高农民专业素质。芬兰Valio合作组织占有芬兰奶制品市场的90%以上的份额,并将其奶制品销售到世界各地,芬兰95%以上的牛奶生产者加入Valio共有1万多名会员。芬兰Valio奶制品合作社的发展是比较成功的,其中主要原因就是专业的管理和有效的沟通。Valio是一个有了近百年历史的奶制品合作社,属于传统模式的合作社,市场占有率达到了90%以上,它的管理制度比较完善,经理层基本都是经验丰富的专业管理人才,专业的管理使Valio不断的发展整合经历了低谷和动荡的时期,退出非奶制品行业从多元化走向专业化高端化,成为一个具有活力的合作社。此外,Valio有一个专门的部门和系统用于和会员的沟通及时发现生产中的各种问题,并及时解决,我们在调查中发现成员本对Valio总体满意程度比较高,除了市场牛奶价格下跌时,会员有些怨言。因此借鉴Valio先进的管理经验非常必要。

影响农民合作组织成败的因素有很多,回顾农民合作组织的研究文献,大多数研究者从经济和管理的角度分析,将这些原因归因于管理成本、经营策略、资本问题和制度设计等,更多得注重对农民合作组织“制度”和“经济”因素研究,对于合作组之中“人”因素的研究则相对缺乏。首先我们要承认经济与制度因素对合作组织发展有着重要的作用,那么合作组织中“人的因素”是否对合作组织的成功或失败有影响,答案是肯定的。农民合作组织最重要的资源之一是成员也就是“人”的因素,是合作组织发展的基础,成员为组织源源不断地提供资本、原料或市场,保障了农民合作组织持久的生存能力。作为合作主体的农民,他们对合作的态度对于组织的生存和发展起了关键作用,因此从组织行为学和社会心理学的角度研究合作主体的农民的态度和行为,以及农民对合作组织管理和发展的影响是非常必要的。农民合作组织的管理离不开成员的参与,忽视成员的态度将会导致组织的失败。成员对组织的态度和评价影响了他们参与合作组织管理的行为和参与意愿,并通过参与大会、投票、与组织沟通、退出或不履行义务的方式对组织的管理做出影响。

成员的态度和行为对农民合作组织的成败有很大的影响,成员的态度决定了他的忠诚度和义务履行程度,正如Sexton and Iskow1998)总结的合作组织失败的原因之一是缺乏足够的成员和交易量,它和低效的管理同样致命。合作组织成员拥有所有者和使用者的双重身份,和其他商业组织相比成员忠诚度在合作组织发展过程中有着更深刻的影响。Bhuyan2001)在研究中发现成员的忠诚对合作组织成功至关重要,以会员为基础的合作组织,成员的参与是其核心,退化的忠诚度和义务履行程度将威胁到组织的存在。了解到成员参与和履行义务的重要性,成功的合作组织领导人会理解成员特殊的作用,了解成员的特点、价值、需求、满意程度、目标,用他们的管理技巧组合其他因素促进合作组织发展(cook1993Fulton1993)。Karin Hakelius(1999)研究瑞典合作组织中,发现不同年龄的成员对合作组织有着不同的观点,并且这些观点随着市场环境和个人素质的变化如教育、产量、价值观等不断的改变,成员和合作组织间的关系变得更为复杂,农民合作组织应当充分重视这些成员的需求和意见,以改进组织和成员间的交流。Sanjib  Bhuyan(2007)使用TPB理论作为框架分析了农民合作组织中人的因素,进一步阐明了成员的信念和知识会影响到他们在合作组织中的态度和行为,充分理解成员的态度和行为则是关系到合作组织成功发展的重要因素。此外,Goddard(2002)认为合作组织失败的另一个原因是集中力量发挥它的政治作用如游说议员,合作组织忽视成员的需求和满意度仅仅追求管理目标无疑是短视的。

Birchall and Simmons(2004)指出会员的态度和理解影响了他们在组织里的行为以及组织的执行能力。此外像公司或其他组织一样,信任和积极的交流同样可以节约交易成本产生降低费用,重视成员间的信任和交流在很多文献中被强调。Wadsworth2001)认为成员与管理层之间的关系和交流对于合作组织的成功是必不可少的。Hakelius1996)注意到成员的参与和忠诚度则是合作组织成功的基本要素。尽管成员对组织有着重要的影响但是随着农民合作组织规模的不断扩大很多成员并不是很了解组织管理决策,有些会员有被忽视的感觉(Sanjib 2007)。并不是所有的合作组织管理者都能够注意到这些问题,Goodman1994)曾经描述过一个案例:美国宾西法尼亚州的农业电力合作社因为低效的管理导致了农民的不满使管理层发生巨大的变化。农民产生不满的原因主要有两方面:①农民合作组织的政策不能够被成员理解,特别是关于财务制度如利润返还和投资方面而管理者缺乏与成员的沟通;②成员感到组织变得像股份制公司自己的意见被忽视,自己与组织的关系逐渐疏远,民主程度下降。Jesse and Rogers 在研究Ocean Spray合作社的案例中描述了合作组织管理层如何不慎引起了成员不满导致成员的信任危机、成员的流失和财政状况的恶化。

国内对于合作组织中“人”的因素研究较少,孙亚范(2003),郭红东(2004)分别研究了江苏和浙江两省农民参与农民合作组织的意愿,认为农户参合作经济组织的行为受到户主的文化水平、生产的商品化程度和政府支持等多方面因素的影响,并随这些因素的变化而不断变化。

成员的态度是不容忽视的,这将影响到他们参与组织管理的意愿和行为,这些行为最终影响合作组织发展的成败。但是“人”的因素是如何影响成员参与管理的行为和参与管理的意愿,这些因素如何在农民合作组织管理发挥作用,管理者如何协调这些因素与组织目标融合以促进组织顺利发展,是前人研究的空白也是本文着重解决的问题也是芬兰农民合作组织先进管理经验中值得我们借鉴的地方。本文的结构如下:第二部分理论框架,第三部分模型设计、数据描述和结果,第四部分结论和经验的借鉴。

二、理论框架

本文研究影响成员参与合作组织管理的因素,以及成员如何影响合作组织管理,这需要考虑到成员的内外在多种因素:内在心理因素和外在的经济条件,以计划行为理论(TPB)作为基本的理论框架进行分析。TPB理论分析了态度、知识、感知与行为的联系认为态度是决定行为的一个重要的因素(Ajzen1988,1991),后来TPB理论经过不断的改进。我们可以将它的分析框架描述如下:

根据TPB理论人的行为被三种信念引导:行为信念、标准信念、控制信念。行为信念产生了正面或负面的态度从而引导有各种可能性的行为;标准信念是源于社会压力和个人标准;控制信念引起动作控制的感知,认识到行为实现的难易程度。行为的态度、主观的标准、动作控制的感知三者决定了行为的意图,当时机到来的时候,行为的意图直接决定了行为。因此行为意图可以通过对三种信念的分析预测,当时机到来的时候可以采用控制手段调整个人行为,但这个控制手段是有成本的,所以相似的态度产生的行为可能是不同的。TPB的理论框架假定了态度是决定行为的关键因素,对于合作组织成员来说影响到他们对合作组织态度的因素包括:教育程度、信仰、对合作的理解以及自身的各种经济情况。农民对合作组织的态度影响了参与合作组织管理的行为,如投票、与组织交流、退出、参与选举。在现有的文献中,农民对合作组织信任程度、忠诚度、参加组织意愿等都有研究,但很少研究过成员对组织管理的影响,本文的研究目的在于发现影响合作组织成员参与管理的因素,以及他们如何影响组织管理。

 

三、模型的建立与分析

(一)模型建立

农民合作组织成员参与管理的方式主要有:投票、沟通、退出、参与选举、参加成员大会几种方式,影响这些行为的因素有包括内在的心理态度和外在的经济因素。这个模型分为两个部分:第一个部分是影响成员参与行为的模型,第二个模型是这些态度和因素如何影响他们参与管理的意愿。方程1的因变量包括5个成员参与管理的变量,Y1参与成员大会的频率、Y2参与投票的频率、Y3组织沟通的频率、Y4是否考虑过退出、Y5是否考虑过不履行义务。最后两个因变量的数据为10,采用logistic模型进行分析。方程2分析变量Z农民参与合作组织管理意愿, 数据为10采用logistic模型。方程的自变量Xi分为4个部分:⑴成员的基本情况:性别、年龄、家庭成员、参加组织时间、教育程度等;⑵成员的经济状况:土地规模、奶牛头数、月收入水平、是否兼职、农业收入占总收入的比例、利润的返还、债务规模、生产性资产总量;⑶成员对组织的态度:对组织的评价、最关心组织的哪些方面、组织对其收入的影响等;⑷成员生产经营方式的调查:获得贷款渠道、出售产品渠道。

行为Yi=f( Xi 成员的基本情况,成员的经济状况,成员对组织的态度,成员生产经营方式的调查)----- 方程1

意愿Z=f(Xi成员的基本情况,成员的经济状况,成员对组织的态度,生产经营方式的调查)------方程2

(二)数据描述

对于变量的选择在前面的分析中,我们已经提到一些,下面的表格中是模型分析用到的变量。调查问卷得到芬兰Valio奶制品合作社的大力帮助,这些数据来自于对芬兰Valio成员的调查,共随机邮件发送调查问卷1000份,去除36份缺失的问卷,得到有效的回复190份,接近20%。芬兰地广人稀农民分布也是南多北少,生产条件南北也是略有差异,考虑到不同生产条件下如距离、气候等会员的态度也会有所产差异,调查问卷发送也注意了南北成员发放数量的协调。由于问卷的保密性和与合作组织理事会的良好沟通,涉及到一些隐私的

变量描述表格

应变量

取值范围

自变量

取值范围

自变量

取值范围

Y1参与大

会的频率

1-7

X11债务规模

欧元

X28对组织的信任程度

1-7

Y2投票的频率

1-7

X12投资返还2007

欧元

X29组织内公平程度

1-7

Y3与组织沟

通的频率

1-7

X13与组织紧密程度评价

1-7

X30个人月

收入

欧元

Y4考虑退出

10

X14组织市场竞争力程度评价

1-7

X31生产性资产

欧元

Y5考虑不履行义务

10

X15组织提高自己收入作用

1-7

X32组织内信任程度评价

1-7

Z愿意参加管理

10

最关心组织的哪些活动

 

X33成员团结程度评价

1-7

 

 

X16投资

1-7

X34成员差异程度评价

1-7

自变量

取值范围

X17服务

1-7

X35对管理层的信任程度评价

1-7

X1性别

12

X18产品价格

1-7

售农产品渠道

 

X2年龄

X19民主程度

1-7

X36农民合作组织

0-3

X3家庭成员

X20投资返还

1-7

X37零售商

0-3

X4土地规模

公顷

X21组织扩张

1-7

X38其他农民

0-3

X5是否有其他收入

10

X22人员选举

1-7

X39直接销售

0-3

X6奶牛头数

X23个人培训

1-7

X40公司

0-3

X7教育程度*

1-6

X24管理效率

1-7

贷款渠道

 

X8从事农业时间

X25农业收入占总收入比率

%

X41合作银行

0-3

X9产品买给合作社比例

%

X26成为会员的时间

X42商业银行

0-3

X10农业年收入水平

欧元

X27对社会的信任程度

1-7

X43保险公司

0-3

1-2变量的选择,其中1-7代表从程度最低到程度最高。*个人教育程度1小学2中学3高中4职业学校5本科6本科以上。

问题如家庭收入、投资回报、资产和负债等问题都得到了有效的回答,对于非常注重隐私的欧洲国家调查到这些数据是不容易的,这主要是出于成员对自己的合作组织Valio的信任。从变量表格1-2中可以看到对变量的设置,本文选用数理统计软件SPSS13作为分析工具。自变量包含了成员的自身经济因素和对合作组织的态度,因变量包含了他们行为选择,是否参与管理,以及影响合作组织管理不同方式。应变量中包括成员行为的数据:参加大会的频率、投票的频率、与组织沟通的频率,以及成员的态度:是否考虑过不履行义务、是否考虑退出、是否愿意参加组织管理。从表1-3种可以看到这些数据的基本描述,在调查的会员中30岁以下的占11.1%30-55岁的占75.2%,会员的平均年龄为44.14岁,根据前人的研究不同年龄对合作组织的态度也是不同的。表1-3中显示平均耕地面积为92.28公顷,平均月收入5536欧元,平均农业收入占总收87.55%,59.5%的会员有其他的收入。

(三)结果分析

分析过程使用统计软件SPSS13,由于自变量较多这里采用多元线性回归中的逐步回归法进行分析,分别计算各自变量对应变量的贡献大小,从大到小挑选贡献最大的先进入方程随后重新计算各自变量对应变量的贡献,并考察已在方程中的变量是否由于新变量的引入而不再有统计意义。如果有则剔除该变量,并重新计算各自变量对因变量的贡献,直到方程内没有变量可被剔除,方程外没有变量可被引进为止(标准:进入概率为<= 0.05,剔除概率为>= 0.1)。对于变量Y1 Y2 Y3采用的是多元线性回归模型,变量Y4 Y5Z采用logistic模型进行分析,使用的是逐步向前法,根据偏似然检验的结果剔除变量,分析的结果如下表所示。影响Y1成员参加会员大会的因素依次为X35 对管理层的信任程度评价、X36 通过合作组织出售产品、X14组织市场竞争力程度评价、X2年龄、X11债务规模,这些变量和自变量呈正相关的关系,说明对管理者信任程度越高通过合作组织出售产品的比例越大,认为组织具有高度竞争力,年龄越大的,债务越高的成员会更积极地参与成员大会,对管理层的信任的态度以及对组织市场竞争力的信心影响着成员参与大会的行为,这些变量对参与大会行为的解释程度达到了60%以上。

影响Y2成员参与投票的行为依次有,X16投资、X35对管理层信任程度评价、X23个人培训、X29组织内公平程度、X24管理效率、X18产品价格、X27对社会的信任程度、X3家庭成员、X32组织内信任程度评价、X4土地规模、X7教育程度,其中X27对社会的信任程度、X4土地规模与参与投票行为呈负相关的关系。对社会的信任程度越高参加投票行为的就会越少,这可能是因为对社会的信任程度高减少了对组织的依赖程度,这些会员认为通过社会的法律、道德制约就可以解决问题,因此对农民合作组织的投票活动也就不积极。另一个有趣的现象是土地的规模和参与投票的行为成反比,尽管系数非常小只有-0.003,但也显示了多元化生产问题对参与投票行为的影响,由于我们调查的是奶制品合作社,拥有更多土地的农民可能会经营其他农产品,参与了不只一个农民合作组织,个人精力有限只会参与一部分的管理活动。

影响Y3 与组织沟通的频率的因素依次为X14组织市场竞争力程度评价、X24 管理效率评价、X35对管理层信任程度评价、X25农业收入占总收入比率X38产品销售给其他农民、X29组织内公平程度。其中X25农业收入占总收入比率与Y3 的关系成反比,其他自变量与Y3 成正比,这意味着农业收入占总收入比率越高与组织沟通的比率就越少,兼业的农民与组织沟通的比率反而较高。成员对管理层信任的程度、对组织竞争力的评价、管理效率的评价以及组织内部平等程度的评价,这些态度影响了他们与组织沟通的行为,评价越高与组织沟通的行为也就越频繁。

对于是否考虑过Y4退出合作社,影响的因素比较少包括X3家庭成员X33成员团结程度评价。对于退出合作组织的原因有两个:一是不再从事牛奶的生产,如年龄较大的会员;二是对合作社不满考虑换其他的合作社或者公司。考虑退出的成员比较少一方面使Valio提供的服务和价格让会员满意,另一方面Valio的市场份额达到90%以上会员也没有其他更好的选择。家庭成员数量与考虑离开合作社成反比关系,家庭成员人数越多越不会离开合作社。这可能是因为年轻人不愿意从事农业工作,家庭成员多的可以由下一代继续经营,而家庭成员少的可能没有人愿意继续经营农场,此外家庭成员多经济压力大,不愿意冒更大风险从事新的行业,认为成员团结程度越高越不会离开合作组织。影响Y5 考虑不履行义务的因素依次为X17对服务的关心程度、X23个人培训的关心程度、X27对社会的信任程度。X23个人培训的关心程度、X27对社会的信任程度与Y5 不履行义务的行为呈反比,也就是说对培训的关心程度越高、对社会越是信任就越是会履行个人的义务、完成与组织的合约,而对组织提供服务关心程度高的会员越有可能不履行义务,如果不给这些会员提供好的服务,那么这些会员将不履行自己的职责。

     最后分析的是Z成员参与组织管理的意愿分析,采用logistic模型逐步向前法。影响成员参与管理意愿的因素依次为X7教育程度、X11债务规模、X22人员选举关心程度、X35对管理层的信任程度评价、X42商业银行获得贷款的比例,其中X7教育程度、X11债务规模、X22人员选举关心程度、X35对管理层的信任程度评价与Z成员参与组织管理的意愿成正比例关系,也就是说教育程度越高、债务规模越大、越关心组织理事选举的、对管理成约信任的成员就更加愿意参加组织的管理。教育程度高能够可以更好理解组织的决策,债务程度高则希望组织提高自己的收入,关心选举和对管理层信任度高这两种态度也促进了成员参加管理的行为。而从商业银行获得贷款比例越高越是不会参加农民合作组织的管理,尽管这个自变量的显著性不高,但是显示出兼业者对参加组织的管理积极性不高。

设置的43个变量中共有22自变量对因变量做出了解释,解释程度都在60%以上,其中X35对管理层的信任程度评价对4个因变量Y1 Y2 Y3 Z都有着不同程度的影响,说明了对管理者的信任程度对于促进成员参与管理有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合作组织的领导人应当注意这一点,获得组织成员高度信任。X14组织市场竞争力程度评价对Y1 Y3 做出了解释,说明会员更希望农民合作组织能够稳定的保证产品的销售份额,这一点上芬兰Valio合作社成绩显著。此外,X24管理效率的评价影响了Y2 Y3 ,说明组织的运行成本与收益也是成员关注的重要方面,合作组织要谋求会员层次和组织层次利益的最大化。X27对社会的信任程度解释了Y2 Y5 ,在一定程度上说明对社会的信任程度和与组织的信任程度在一定程度上是互补的,高的社会信任程度减少了对农民合作组织的需求。X7教育程度对Y2Z都有影响,会员的教育程度也是影响其参与管理的重要因素,因此农民合作组织不仅要在生产上对农民培训,也要注重农民的重要素质的提高,以促进组织和会员之间的交流和理解。从上面的分析可以看出,影响农民参与管理的因素主要是心理因素即对组织持有的态度、至于个人收入、资产、土地规模对其参与管理行为的影响不大,而兼业会员则对组织管理不是很积极,这和我们访谈中得到的结论是一致的。

 四 、总结和经验借鉴

现在对农民合作组织的研究中,很多学者集中在制度和经济的因素,忽视了对合作主体农民的态度,而农民合作组织中成员即“人的因素” 是最为重要的因素之一,是组织的基础。本文研究集中在哪些因素影响成员参加管理、成员通过哪些渠道参与管理,从成员的内在的态度和对组织的评价出发,联系外在的经济、教育等因素,用TPB理论从社会行为学的角度分析会员行为,从另一个视角对成员参与管理的行为深层次的分析和揭示。只有成员积极参与组织的管理才能够确保组织持久的生命力,失去会员的信任或者缺乏沟通导致成员的不满都会使组织走向解体。成员参与管理的方式有参与成员大会、参与投票、与组织沟通、退出或者不履行义务,而影响这些行为的关键因素是成员对合作组织的态度,特别是对管理者的信任程度、对组织运行效率的评价及成员教育程度。

从上文的分析结合国内情况,我们可以借鉴一些宝贵的经验。首先,农民对领导者的信任程度影响了他们参与管理的积极性,因此在我国建立农民合作组织过程中一定要选择在当地具有一定威望的农民,村里的党员和农村精英都是很好的选择。其次,领导者在注重经济因素的同时也要兼顾农民的心理因素。目前组织的管理者和发起者往往只重视组织发展的经济因素,当然这是必须的,成本和利润也是农民关注的重点,影响他们对农民合作组织的态度并导致了不同的参与行为。从长远的角度看作为组织的管理者也要注意成员的“人的因素”发挥的作用,引导他们积极地参与管理,增强其对组织和领导人的信任程度,再有条件的情况下对合作组织成员进行培训,提高农民的专业素质加强交流,增强会员的忠诚度,促进组织和会员之间的沟通和信任,使农民感觉到自己是合作的主体,提高其投资和参与的积极性。再次,我国农民人均耕地较少,提高农民生产的专业化程度有利于节约经营成本,专业化程度越高与组织的关系就更密切,农民就会更积极参与组织的管理。此外,农民合作组织作为农民的代表应当发挥多方面的沟通作用,比如与银行的沟通帮助农民获得贷款,与政府的沟通获得更多政府支持,与企业沟通多渠道的销售产品等。最后,发展农民合作组织必须坚持公平原则,以为农民服务为宗旨帮助农民提高收入。组织内部的公平程度、信任程度、团结程度都会影响农民参与管理的行为,解决这些问题也就解决国内农民合作组织一盘散沙的局面,这就要依靠组织对农民合作文化和意识培养,使他们理解合作是提高收入的有效手段。

【由于文章太长,略去了参考文献,并删除了定量表格,欲看全文,可登陆《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或在百度搜索】      

刊于《农业经济问题》,20093),P103-109

  评论这张
 
阅读(721)|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