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征兵博客

拥有一世的良知 探索一生的真理

 
 
 

日志

 
 
关于我

西北农林科技大学经管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国务院学位委员会第六届学科评议组成员。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才。长江学者评审专家。曾任中国人民大学《农业经济研究》顾问。美国《现代管理》、《世界经济探索》编委、审稿专家。中央电视台特约嘉宾。陕西广播电视台特约评论员。曾出访新西兰、韩国、新加坡、荷兰、奥地利、越南、蒙古、台湾。提出了“精细密集农业”、“不在意资金”等新观点。出版专著2部,发表论文300余篇,被SSCI、CSSCI收录64篇,作报告1000余场,在中央电视台、陕西广播电视台做节目400多次。

网易考拉推荐

王征兵:永远思念的舅舅  

2014-11-12 08:20:47|  分类: 人生感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永远思念的舅舅

王征兵

我舅舅叫孔凡升,是陕西省兴平市西吴镇良村一个普通的农民。

不久前,舅舅在自己家里不慎摔了一跤,导致骨折,于是住进了兴平市人民医院。然而,手术后两天,即2014115日,农历闰九月十三,却突然死亡。亲属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为什么一个骨折手术就能导致病人死亡?家属找医院论理,医院竟然说自己没有任何责任。亲属里没有一个懂医学的,也无法判断医院说的是真的还是在推卸责任?

舅舅有三个孩子,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女儿排行老二。大儿子在外地打工,无法马上回来,小儿子尚未成家,涉世未深,不知如何应对。一切事情都交由他姐姐处理。我的表妹萍儿面对各种说辞和建议也不知所措。表妹给我发了十几条短信,表达她的哀痛和无助,我多么希望能马上回去帮助她处理此事,而我当时正在外地演讲,无法马上离开。我匆匆讲完,实际上没有讲完,就马上奔赴兴平人民医院。

我到达医院时,已是6日下午6点,亲属们正在与院方交涉。医院坚持说自己没有责任,不给任何补偿,但亲属们无法相信医院的说辞:医院没有责任咋会把一个骨折病人治死了?!亲属们只是希望医院能给予适当的赔偿,而且要求不高,甚至低的可怜,只有几万元的要求,十万以上是不敢奢想的。就这点要求医院也不答应,亲属们一气之下堵了医院的大门。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我一贯反对“医闹”,但亲属们问我:不闹,医院不赔偿咋办?我无语了

其实,我与院方也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医院的院长王联是我爱人的初中同学,但同级不同班,彼此认识但交往不多,为了便于沟通,我爱人找了一个她十分要好的朋友,这位朋友与院长是初中的同班同学,且为同一个村的。这位朋友马上与院长沟通,但没有取得满意的结果。

兴平市卫生局副局长杨会芹,和我们夫妻两个都是高中同学。医院是归卫生局管的,于是我们马上给她打电话。杨局长很耐心地对事件做了分析和解释,并愿意协调处理此事。我也在医院里见到她。无论她在此次事件中起了多大作用,我都十分感激她积极的态度。

我至今都没有告诉我表妹及其他亲属,我认识院方的人并做了积极沟通。一是我不知道我的努力有多大作用,怕亲人们失望;二是为自己的舅舅做这点事不值得“炫耀”。

经过十分艰难的谈判,终于于7日凌晨达成协议,但具体赔偿数额谈判者不愿意说,表妹也不愿提及,但我猜测数额不多,因为他们的要求只要几万元。

1110日,舅舅下葬了。

舅舅只有63岁,就这样意外地走了,我万分悲痛。而且我就这么一个舅舅,从此我再没有舅舅了。妈妈因为失去这么一个唯一的弟弟,有两个晚上一夜未眠,其它几个晚上也只能睡几十分钟。

舅舅在我的生命中有特殊的意义。在某种程度上,他是我的精神支柱。我记得我小的时候,我们兄弟几个都很小,爸爸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加之有些木讷,就有一些人欺负我们。比如我们家与邻居的宅基地界线有了纠纷,两家打了起来,我们打不过人家,总是吃亏,舅舅就从他们村来到我们家帮助我们,甚至他也被打。他四处找村干部、乡干部调节。每次只要舅舅来了,我就感到有了力量。

舅舅长的很帅,四方脸,浓眉大眼,个子很高,干练而富有主见。所以,我从小就有恋舅情结。总是喜欢看着舅舅的模样,听着舅舅说话。那是一种幸福,一种快乐。

我小的时候家里很穷,舅舅家比我家富裕一点,加之舅舅家有几个比较富裕的亲戚,常常会给外婆和外爷送一些好吃的东西。所以,我每次去舅舅家都是一次改善生活的机会。外婆和舅舅每次见到我,就会把藏在柜子里的好吃的东西拿出来给我吃。比如几个核桃,几颗水果糖,一把花生等等。现在看来这些东西都很平常,但那时都是奢侈品。其香的程度远远超过现在的鱿鱼海参。

后来,我长大了,自己也挣钱了,就很想好好孝敬舅舅。但总认为舅舅还年轻,有的是机会,所以把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放在照顾父母身上,因为父母比舅舅大十几岁。

有一次,我花了三百多元给舅舅买一把国外进口的剃须刀,舅舅听说很贵,好长时间舍不得用,我知道后有些心酸。

最近两年,我一直有一个心愿:领舅舅和舅母出来逛逛,而且有了十分具体的计划。首先,想带舅舅和舅母到我所工作的大学看看,参观一下杨凌现代农业示范园和农博园,看看农业高科技;其次,想带他们逛逛西安的大明宫遗址公园和西安世园会,包括吃什么都想好了,让他们吃一次西安最有名的羊肉泡“老孙家羊肉泡”,再吃一次最有名的包子“贾六汤包”。然而,由于工作太忙,一拖再拖,没想到我永远也没有机会孝敬舅舅了。这成为我终生的遗憾。

舅舅,我爱你!虽然你走了,但你永远活在我的心中,你永远是我心中美好的记忆。

 

 

20141112日星期三于西北农林科技大学

  评论这张
 
阅读(913)|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