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征兵博客

拥有一世的良知 探索一生的真理

 
 
 

日志

 
 
关于我

西北农林科技大学经管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国务院学位委员会第六届学科评议组成员。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才。长江学者评审专家。曾任中国人民大学《农业经济研究》顾问。美国《现代管理》、《世界经济探索》编委、审稿专家。中央电视台特约嘉宾。陕西广播电视台特约评论员。曾出访新西兰、韩国、新加坡、荷兰、奥地利、越南、蒙古、台湾。提出了“精细密集农业”、“不在意资金”等新观点。出版专著2部,发表论文300余篇,被SSCI、CSSCI收录64篇,作报告1000余场,在中央电视台、陕西广播电视台做节目400多次。

网易考拉推荐

王征兵:西部农民访谈录  

2014-04-11 09:32:15|  分类: 热点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西部农民访谈录

王征兵

本次调查是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韩俊、美国华盛顿大学农村发展研究所Roy Prosterman教授、李平博士和我共同进行的。本文仅为作者个人整理的结果,未征询其他三人意见。调查从2000818开始,824结束,7天时间。

 

为了了解西部农民现状,笔者随机抽取了西部某省的一个县进行调查。该县共有20个乡镇,笔者访谈了17个乡镇的20户农民家庭,其中有3个乡镇调查了2户,其它14个乡镇均为1户。被访农户完全是随机确定的。事前没有打任何招呼和安排,以确保农民谈话的真实性。调查主要采取聊天的方式。当然,笔者是按事先准备的题纲引导农民进行交谈。但并非在每一农户都要问完所有的问题,而是根据交谈中的具体情况,有重点的进行交谈。比如有的农户搞规模经营,那么有关规模经营的问题就谈得多一些,有的农户种果树多一些,有关果树的话题自然就会多一些等等。每户的访谈时间一般为2小时左右。

本次访谈虽然只有一个县的20户农民,但从方方面面反映出来的问题是有共性的。可以说,从这一个县可以折射出整个西部乃至全国的农民状况。现将访谈中的精彩片断诉于笔端,以供决策部门参考并与理论界同行共商。

本文之所以略去访谈的具体地点,是因为本次访谈所反映的问题并非只是这一个县存在的问题,它是有共性的,如点出这个县的名字,很容易造成一种误导,即仅有这个县存在这样的问题,也很可能给参与调查的农民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另外,本次访谈只对事,不对人,即只想揭示农民现状,而不想牵连具体人。说实话,该县经济与周围县区相比,还算是比较好的。不能因为该县存在的问题而否定了当地官员对经济发展的贡献。

一、  农民负担

问:你家有几亩地?

农民A14亩地。

问:14亩地都种些什么?

农民A13亩苹果,1亩粮食。

问:99年你家苹果的总产量是多少?

农民A22000斤。

问:苹果的销售价是多少?

农民A:因大小和质量不同,每斤8分钱——3角钱不等。

问:你家99年苹果的总收入是多少?

农民A:大概3000元。

问:你家99年粮食产量是多少?

农民A:小麦700斤,玉米900斤。

问:粮食能卖多少钱?

农民A:小麦自己吃了,玉米卖掉了。把小麦和玉米全折成钱,打约为600元。

问:你家养没养猪、牛、羊、鸡等?

农民A:什么都没养。

问:你家有没有人在外做生意、打工赚钱?

农民A:我家上有2个老人,下有2个小孩,只有我和媳妇2个劳力,家里地又多,无法出去赚去。

问:是不是你家的全部收入只有苹果和粮食?

农民A:是。

问:也就是说你家99年的全部收入大约只有3600元?

农民A:是的。

问:那么你去年种这14亩地的费用都有哪些?

农民A:化肥3000元,农药2500元,灌溉700元,苹果包装袋800元,共计约7000元。

问:那么你99年还亏了3400元呢?

农民A:是的。有的比我亏的还多。我因家里没钱,一亩地只上200元的化肥,有的家一亩地光化肥就花800元,结果亏的更惨。

问:你能否将2000年的“明白卡”让我们看一下。

农民A:行。

问:卡上2000年人均的“三提五统费”为39.30元,你是否按这个标准缴的?

农民A:是。

问:卡上1999年全乡人均纯收入为1000元,你觉得真实吗?

农民A:胡说呢。

问:你不能因为你家亏损,就否认这个数字的准确性吧?

农民A:全乡80-90%的土地都种苹果,99年苹果价格普遍很低。我敢说去年的苹果没有不亏损的。再说,逢年过节咱也走亲串户,谁家的情况不了解,都亏着哩。人均纯收入1000元完全是编造出来的。

问:除了“三提五统”,你还缴过什么钱?

农民A:还有农林特产税和农业税?

问:农林特产税缴了多少?

农民A:每亩苹果248元。

问:苹果亏损了,还收税吗?

农民A:政府根本不管你产量多少,价格高低,只管按面积收钱。

问:这种现象多吗?

农民A:基本上都是这样。

问:农业税收了多少?

农民A:农业税一人十几元钱,不多。但觉得不合理,因为我的地多数种了苹果,既要缴林特税,还要缴农业税,等于一块地交两次税。

问:农业税为什么不像林特税按亩收而是按人收呢?

农民A:按人与按亩是一回事,因为土地是按人平均承包的。

 、 农业技术推广

问:你家有几口人?

农民B4口人,我、媳妇和两个娃。

问:你家有几亩地?都种些啥?

农民B3.9亩地,全部栽苹果。

问:苹果收入怎么样?

农民B95年以前还可以,近几年苹果价格不断下降,几乎是年年亏本。

问:想没想过改种别的作物?

农民B:想过,但想也是白想,不顶用。

问:为什么?

农民B:因为首先不知道种啥,对新作物和新品种咱没有了解的渠道,偶尔从电视中知道一点,也不知道在哪儿购买。另外也不知道是否可信,是否适合咱这地方。

问:乡上或县上的农技人员是否来过你们村搞过技术推广?

农民B:来过,但次数很少。记得有一次开着宣传车,号召大家对苹果树换头嫁接改换新品种。

问:你家换了新品种没有?

农民B:没有。

问:为什么?

农民B:费用太高,换不起。

问:换品种后,苹果可卖个好价钱,投资的钱就收回来了,为什么不干呢?

农民B:这个道理我们懂,但就是凑不出这笔钱。

问:对农技人员的印象怎样?

农民B:给人的感觉就是为了赚钱。比如来村推广小麦地膜覆盖技术,就让农民买他们的地膜,有时让人连他们的技术都感到怀疑。

问:你们对科学技术要求迫切不?

农民B:很迫切。九十年代初,农业大学的一位教授来我们这里免费推广种葡萄技术,我们都发了财,我们非常需要这样的技术专家,可惜那位教授已调到北京,后来再也没有这样的教授了。要不是那时攒了点钱,这几年的日子就没法过了。

问:假如遇到一种病虫害,凭你们的经验知识又防治不了,怎公办?

农民B:没办法,只好遭受损失。

问:你们这里距离农大不远,为什么不去请教农大的教授呢?

农民B:去了也不知道该找谁。另外,咱一个乡下农民,人家教授会不会理咱呢?

问:如果农大教授开一个“庄稼医院”门诊,你会去吗?

农民B:那要看收费情况。咱只有4亩地,如果收费太高就不划算,就不会去。如果收费较少,肯定会去。

问:如果村上去“庄稼医院”门诊咨询,咨询结果大家共享,费用共同分担,平均到每个农户费用就很少,你看如何?

农民B:当然这样好了,只是没有人去做。

  、土地延包30

问:你听说过土地延长承包期30年吗?

农民C:听说过。

问:你从哪里听说的?

农民C:听电视里说过,另外其他人也都这么说。

问:村里是否开过群众大会讲过这事?

农民C:会上没讲过,现在很少开会了。

问:土地延包从哪一年开始的?

农民C:我们这儿从1998年开始。

问:你怎么知道从1998年开始?

农民C1998年发过一个《土地承包合同》,听说从那时开始。

问:《土地承包合同》是怎么发下来的?

农民C:村干部送到家里的。

问:你在《土地承包合同》上签字没有?

农民C:没有。

问:那么合同上你的姓名是谁签的?

农民C:村上写的。

问:延包30年后土地能不能调整?

农民C:不知道。

问:如果30年内不调整,好不好?

农民C:不好。

问:为什么?

农民C:有些户人口增加了,土地却不能增加;有些户人口减少了,甚至有些人转成了商品粮,土地却不减少,这不公平。土地是咱农民的“剐金板”,没有土地靠什么生活。我家3口人,媳妇和娃都没有地,靠我一个人的地养活3口人,很艰难。

问:那么频繁调整土地是不是又会影响农民的长期投资呢?

农民C:确实有这个问题。这是一对矛盾。

问:你认为怎样才能解决这一对矛盾呢?

农民C:许多村都是这样解决的:大部分土地承包到户后长期不动,留出一小块地进行调整,在这一小块地里家家都有一份。如果有一户在这一块土地上的地全部转出后,还不够,则从他的其它地块再划出一块。

问:你认为这样做好不好?

农民C:好。

问:据你预测,你们周围的村以后土地还会不会调整?

农民C:会调整。

问:大概多少年调整1次?

农民C:根据过去的经验,3-5年调整1次。

  、农民融资

问:你们从银行贷款是否容易?

农民D:困难的很。

问:贷款一般需要什么条件?

农民D500元以下只要有人担保就可以了。500元以上就需要用存款单抵押。

问:是用自己的还是别人的存款单抵押?

农民D:如果自己有存款,那直接把钱取出来就完了,何必去贷款呢?一般是自己的积蓄不够才去贷款,这样就需要找别人的存款单。而其他人一般不愿意让你拿去抵押,一是农民挣钱不容易,让你拿去作抵押觉得有风险;二是农民攒钱多是为了孩子上学和婚、丧、嫁、娶,怕自己用时,钱取不出,影响自己办事情。

问:你能不能用自己的房产作抵押?

农民D:不行。银行不接受。

问:你能不能用自己的土地使用权作抵押?

农民D:银行不要。

问:如果银行同意用土地使用权作抵押,你觉得好不好?

农民D:当然好。

问:如果你想贷多少款就可贷多少款,你用这笔钱干什么?

农民D:主要是发展生产,少部分用于生活。咱农民生活都很节俭,只有赚了钱,才会稍改善一下生活。一般不会用贷款改善生活的。

问:你是否知道你们全村的存款大约有多少?

农民D:大家都传说有100万元,也不知道那儿传来的。

问:你们村从银行贷出的钱大约有多少?

农民D:贷200-500元的大概有20几户,超过千元的只有几家做生意的。合计不超过10万元。

问:如果你说的数字基本准确的话,那么就意味着你们村90%的存款支援了其它地方的经济建设,是这样吗?

农民D:是的,而且农民的钱都流向城市和工业了。

问:你怎么知道农民的钱都流向非农行业?

农民D:农民走到那儿都贷款难,钱只能流向非农行业。

问:没有贷款,对你们影响大不大?

农民D:影响大。有时想改变一下作物品种,或采用先进的技术,因无资金只能干瞪眼。比如说咱这地方缺水,如能对果树进行渗灌,产量可提高30%-50%,而且苹果大小年差异明显缩小。村上有个别人搞了,效果很好。可咱没钱投资,没办法。

问:渗灌投资需要多少钱?

农民D:蓄水池、管道和人工费大约每亩地需200-300元。还需3000-5000元购一拉水车。每家合计大约需6000-7000元。

问:需要多少年可收回投资?

农民D:如果苹果价格不是很差,多收的苹果一年就可使投资收回。

 、 土地转包合同

问:你家有没有土地转入或转出的情况?

农民E:有。我99年将3.6亩果园转包给我弟弟,每亩承包费125/年,我弟弟还要承担这3.6亩地的林特税和订购粮任务。

问:有没有书面合同?

农民E:有。

问:我们走访了许多农户,他们在转包中多数没有书面合同,你们亲弟兄为什么还要写合同?

农民E:主要是前些年发生了多起纠纷。比如有一年张某要用自己的一块地换雷某面积相同的另一块地,以便自己的地块集中。两人经口头协商达成协议。半年之后,张某在换来的土地上整地、除草、施肥,花了不少钱,这时,雷某说自己没说过换地之事,要种自己原来的地,于是两家发生争吵,最后弄到法院。法院根据土地使用证和村上的记录,反而判雷某胜诉。后来大家都签合同。在我们村,不仅土地转包签合同,任何经济往来都签合同。

问:合同是自己写还是请律师写?

农民E:双方当事人协商好后,叫村上有文化的人按我们的意思写下来,再叫一个中介人作证。合同一式三份,双方当事人和中介人各一份,而且这三个人都要在合同上签字。

问:你们自己起草的合同会不会有考虑不周的地方?

农民E:有。有的虽然签了合同也发生纠纷,就是因为合同上写的不清楚。

问:如果由政府某一个部门印制一个规范的标准合同,凡想签合同的人去购买几份,回来一签就可,你看这样好不好?

农民E:这样最好。

问:你们的合同公证不公证?

农民E:大事情就去县公证处公证,小事情一般不公证。

  、农村剩余劳动力

问:你家种些什么作物?

农民F:我家3.6亩地,1.1亩苹果,0.5亩桃,2亩农田,农田种玉米和小麦。

问:在你们家种啥最赚钱?

农民F:前些年果园赚钱最多,现在已连续几年亏损,99年一斤苹果才卖8分钱。

问:那么种粮食呢?

农民F:种粮也是年年亏本,不过种粮不是为了卖,而是为了解决自己的口粮,也就不细算了。

问:务农年年亏本,那么农闲时间没想着外出干点别的事情?

农民F:在家千日好,出门一日难。活难找的很。

问:你们村外出打工、做生意的人大概有多少?

农民F:大概有60多人。

问:你们全村的人口有多少?

农民F1100多人。

问:也就是说外出者大约为5%,那么大多数人在农闲干什么?

农民F:打麻将、玩扑克、闲聊。

问:据你所知,外出打工者一月能挣多少钱?

农民F:一月300-400元,除去生活费能给家寄100-200元。我们村的民办教师一月才挣50元,附近许多村的民办教师一月才挣30元钱,农民挣钱难啊!

问:好多人认为农民对土地的感情很深,不愿意离开土地,你认为是这样吗?

农民F:有啥感情?实在是没办法。种地挣不来钱,不种地又没事干,只好种着吧。稍有一点门路,我就不要这地了。那些考上大学的,有几个人留恋过这土地?!

 、 农产品流通

问:你们这里哪种作物的面积最大?

农民G:苹果的面积最大,我们村苹果约占土地面积的90%。据说在全县苹果面积占到80%左右。

问:你们的苹果是如何卖出去的?

农民G:一是自己拿到城镇去批发;二是附近的村民来收购;三是外地人来收购。

问:哪种形式的比例大一些?

农民G:等外地人来收购的比例大一些,约占苹果总产量的80-90%。听干部说,每年10月到12月,平均每天来我县收购苹果的卡车约2000辆。

问:政府给你们是否提供苹果销售方面的信息?

农民G:不提供。

问:那么你们如何获得这方面的信息呢?

农民G:从街谈巷议中获得。

问:如果县政府在全国各主要城市布点搜集有关苹果销售的信息,再通过一定的渠道传播到村,你们觉得好不好?

农民G:那就太好了。我们很需要这方面的信息,包括苹果品种、技术方面的信息。

问:为什么贩运苹果的人中本地人不多呢?

农民G:主要是信息不灵,其次是缺乏资金。

问:如果政府给你们提供信息,银行给你们提供贷款,贩运苹果的人是否就会多一些呢?

农民G:那当然。另外,有政府提供的信息不仅贩运苹果的人可挣一笔钱,而且果农因有信息也会把苹果卖个好价钱。

问:现在你们缺乏信息,给你们带来了什么损失?

农民G:一是让外地人把钱都挣走了,99年咱果农一斤苹果才卖1角到2角钱,而那些贩运苹果的人一斤要赚2——3角钱,甚至更多;二是果农缺乏价格信息和必要的联合,让果商以非常低的价格把果子买走了,挫伤了果农的生产积极性。

问:你认为靠农民个人去搜集苹果价格信息,行不行?

农民G:不行。市场这么大,而农民的知识水平和资金都很有限。既是真有资金,对个人来说,成本太高了。

 、 农田灌溉设施

问:你们村的灌溉条件怎么样?

农民H30%的地能灌溉,70%的地靠天吃饭。

问:能灌溉的地主要靠什么灌溉?

农民H:主要靠水库的水灌溉。

问:灌溉费用怎么计算?

农民H:每小时330元。

问:一小时可灌几亩地?

农民H:一小时可灌2亩地。

问:一年灌几次?

农民H:一年一般为2次。

问:根据你刚才所讲,一亩地仅灌溉费用就要300多元。你觉得合算吗?

农民H:如果灌溉粮田肯定不划算,所以没有人灌溉粮田。现在主要是浇果树,果子的价格去年不好,今年连灌溉果树的人也少了。

问:水费为什么这么贵,你知道吗?

农民H:水库的水逐级向下承包,层层加价,加到农民这里自然就高了。

问:你刚才讲你们村还有70%的地不能灌溉,为什么不用水库的水或打井呢?

农民H:那70%的地距离水库的支渠太远,地势也高,水抽不上去。至于打井吗,水位太深,费用太大,投资不起。

问:如打井,要打多深?需花多少钱?

农民H:要打井,一般要打200-300深,需要30-40万元。

问:假如有人在这里投资打井,然后向灌溉地的农户按一定标准收取费用,你们觉得好不好?

农民H:肯定好,只是收费不要太高。

问:如果村上和私人都想在此打井,你希望村上打呢,还是希望私人打呢?

农民H:我希望私人打。

问:为什么?

农民H:如果村上打井,在灌溉的时候村干部就会把其它事情也渗乎进来,如计划生育,税费收取等,影响农民及时灌溉。在其它事情上已出现过类似的现象。另外,在收取灌溉费时,村民也会因和村上的其它纠纷,拒交或缓交。这也会影响灌溉的顺利进行。如果私人打井,那么打井者和村民之间只是简单的经济关系,而且私人的服务态度也会好一些。

  评论这张
 
阅读(575)|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