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征兵博客

拥有一世的良知 探索一生的真理

 
 
 

日志

 
 
关于我

西北农林科技大学经管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国务院学位委员会第六届学科评议组成员。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才。长江学者评审专家。曾任中国人民大学《农业经济研究》顾问。美国《现代管理》、《世界经济探索》编委、审稿专家。中央电视台特约嘉宾。陕西广播电视台特约评论员。曾出访新西兰、韩国、新加坡、荷兰、奥地利、越南、蒙古、台湾。提出了“精细密集农业”、“不在意资金”等新观点。出版专著2部,发表论文300余篇,被SSCI、CSSCI收录64篇,作报告1000余场,在中央电视台、陕西广播电视台做节目400多次。

网易考拉推荐

王征兵:我有一个天使般的妹妹  

2015-04-19 09:31:46|  分类: 人生感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有一个天使般的妹妹

王征兵

王征兵:我有一个天使般的妹妹 - 王征兵 - 王征兵博客

 

王征兵:我有一个天使般的妹妹 - 王征兵 - 王征兵博客

 

我有一个漂亮而又富有灵性、如同天使般的妹妹,她的名字叫平。准确地说,她是我的表妹,我舅舅的女儿。我只有一个舅舅,舅舅也只有这么一个女儿。她虽然是一个农村女孩,但却有非凡的灵性和不俗的气质。我没有亲姐妹,我们家兄弟四个,没有女孩,所以我从小就对女孩有一种神秘感,也有一份特殊的尊重。

妹妹非常漂亮,她有一双宛如深潭的眼睛,清澈、灵动、而又富有神韵。既是她不说话,那眼睛也像在诉说着绵延婉转的故事,让人渴盼、期待、关注。长辈们说:她有一对会说话的眼睛。那眼睛有一种诱惑力,你描一眼,你的眼睛就被勾住了,再也不想移开。

她有一头乌黑的头发。当她静立的时候,那头发像黑色的瀑布,像一望无际海的波浪。微风吹来,那柔顺的青丝随风飘起,在她的面颊轻轻划过。当她走路的时候,那头发有节奏地在空中跳动,好像舞动的美女。那飘逸的头发,给她的美又增加了几分姿色。

平的身材极好,是一种极致的窈窕。在盛行“瘦”的当今,那就是魔鬼身材了。她的身材就像一条彩带,可以随意扭动出各种优美的姿势。就像模特,任意一个造型,都能显出女性的魅力。但她比模特更美,因为模特虽有优美的身材,却面无表情,而妹妹被上帝赋予了灵性、活力和气质。所以她更像天使,至少是我心中的天使。

她总是面带微笑,似乎从未有过烦心的事情,她走到哪里,哪里就有了春风拂面的气氛。她的笑不是有意表现出来的,而是天生的。尽管她历尽沧桑和坎坷,但依然笑对人生。从外表看,好像依然是一个单纯、质朴、温柔的女孩。在她的身上,看不到生活的磨砺。不知是她学会了笑看人生,还是悟出了生活的真谛?或许是对无奈生活的无奈。

妹妹实在是太美了,所以大家都说没有哪个农村小伙子能配得上她,这么美的女孩应该嫁到城里去享福,只有城市富足的生活才与她的美相配。如大家所期盼的那样,十几年前,她嫁到了城里,一个农村姑娘嫁给了城里人,一个吃“公家”饭的人。

妹妹比我小十几岁。记得小时候,妈妈领我去外婆家,常常能见到漂亮而又聪明的小妹,我总喜欢多看她几眼。其实,我们在一起玩的时间很少,因为妈妈去外婆家的次数不是很多,更重要的是由于年龄差别较大,彼此感兴趣的东西有所差异。后来,我们的交集越来越少了。我上高中以后,由于学业紧张,加之学校距离家比较远,很少去外婆家了。上了大学以及工作以后,虽然每年过年依然按照惯例去看望外婆和舅舅,但每次去,妹妹总是在厨房帮助舅母做饭,她那美丽的倩影偶尔会从厨房飘出来,如同一朵白云从我面前划过。等她做完饭,我们却吃完饭,要回家了。常常是连一两句话也说不上。

等我们都结婚了,更是很少见面了。按照农村的习俗,女儿大年初二回娘家。每年初二,我得随老婆去丈母娘家,等我去舅舅家时,妹妹也早已回她的小家了。

我们在各自的生活轨迹运行,很少见面,更没有交流。

对妹妹的再次关注,是因为几年前从母亲那里得知妹妹离婚了。

平结婚后,我以为就像童话里说的那样:白雪公主找到了白马王子,从此他们过上了幸福的生活。既然妹妹过上了幸福的生活,我就不想打扰她的幸福,所以,也就从未主动找过她。她也从未找过我,至于为什么,我不得而知。也许认为没有必要,也许认为没有用,也许认为我们在不同的圈子里。

从母亲断断续续的叙述中,慢慢勾勒出一条线索:妹妹刚结婚还是很幸福的,公公、婆婆和老公都有正式工作,对妹妹也都很好。后来,妹妹的老公因为犯了某种错误丢了工作,妹妹说没有单位的工作,还可以打工。也许是她的老公受了打击,什么也不干,就待在家里啃老。后来妹妹的公公死了,婆婆退休了,而婆婆每月只有两千元退休金,要靠这点钱养活一家人显然是很困难的。虽然妹妹也打工挣钱,但只有初中文化的她也不可能有太高的收入。于是家庭出现了经济危机。这些妹妹尚能忍受,让她不能忍受的是丈夫消极、沉沦,无所事事。她说:一个男人可以不帅,也可以不富,但不能没有搏击的精神。她无法忍受颓废的丈夫,提出了离婚。由于考虑到婆婆还有稳定的退休金,妹妹惟一的孩子被判由男方抚养。妹妹就这样净身出户,一个人漂泊在社会中求生。

妹妹不仅长得漂亮,也很有灵性,但学历不高,上到初中就辍学了。我一直以为她过早辍学的原因是一波又一波男生的追求和骚扰使她无法安心学习,导致学业荒废,从而辍学。前不久在和她的交谈中才得知,她辍学的真正原因是:每到冬天,天不亮她就要从家里步行到学校,而路上有一大片必经的农田,在冬灌季节,农田的水常常不经意间就流到路上,因为是土路,水浸泡后,路就成了泥潭。月光下,有时很难看清路上是否有水,于是,妹妹经常误入泥潭。鞋和裤子都湿了,但还要穿着这样的鞋和裤子上一天课。多次类似的遭遇使她萌生了弃学的念头。加之那些难入她法眼的男生的骚扰,她最终放弃了学业。

妹妹弃学后,为了有谋生的一技之长,选择了学习缝纫。起初,在别人的裁缝铺当徒弟,慢慢学会了把师傅裁好的布料精致地在缝纫机上做出来。后来又开始学习裁衣服,裁比缝难的多,裁是一门高深的艺术。世界服装大师都是裁剪的高手,否则就不可能成为大师。后来,平遇到了一个好朋友玲,两人合伙在咸阳开了自己的裁缝铺。妹妹负责裁,玲负责缝,两个人配合十分默契。她们既是事业上完美的搭档,也是生活中亲密的挚友。

在裁缝衣服的过程中,显示出了妹妹本能的灵性。在商店售卖的新潮服装,只要她看一眼她就能裁剪出来。有时顾客看到一位风姿绰约的少妇从大街掠过,觉得人家穿的衣服很好看,妹妹撇一眼就能做出一模一样的衣服来。或者你在什么地方拍下一张衣服的照片,妹妹也能把它做出来。妻子偶然让妹妹为她做了一件衣服,觉得不但精致,而且十分合身。当然,做衣服和买衣服最大的不同就在于,做衣服能够量体裁衣,因而更加合身。妻子做衣服的欲望从此被勾起,做了一件又一件,仅两年时间就做了十几件了。她不仅自己到妹妹的裁缝铺做衣服,而且还介绍她认识的朋友去做。这些朋友有在大学工作的,也有在政府和企业工作的。但大部分人,只要做一次,就会再三再四地去做。妹妹在裁剪衣服方面的灵性是得到顾客普遍认可的。凭妹妹在做衣服方面的灵性,她完全有资格和能力成为一名大学生。但我们的考试制度只能考察出人的部分能力,而妹妹的能力不在考察之列,所以妹妹连初中毕业证都没有拿到。我是一个笨拙的人,尤其情商特别低。但我仅有的一点特长全在考试范围之内,所以,竟然考上了大学,还上了硕士、博士,当上了大学教授。平心而论,我觉得我不如妹妹,我没有她的灵性、悟性和感性。

妹妹的灵性不仅表现在裁剪衣服方面,在生活的方方面面都能感受到她的灵性。在与她不多的交谈中,往往我刚开始说,她便猜到了后面的结果。有些连我这个教授都很纠结的事情,她却能很快给出答案,而且在我看来是很有道理的答案。这里就讲其中一件事情。我有一个农民伯父(我爸爸的亲哥哥),八十多岁了,虽有两儿两女,但都是农民,经济状况都不是很好,有时回老家会给伯父一些零花钱。后来伯父病了,甚至有段时间都下不了床,但无钱看病,就在家里耗着。我萌生了给伯父看病的想法,但由于父辈在过去分家时有些矛盾,父母不同意我的想法,于是我也很纠结。我给妹妹说了这件事,她马上给了答案和理由:给零花钱是应该的,代表你作侄子的孝心,但看病就没有必要了,一是伯父有四个孩子,你给他们的父亲看病,他们情何以堪?二是既是他们允许你出钱给伯父看病,那么这次你出钱了,那么第二次、第三次你还出钱吗?这不是你该担的责任。我顿时觉得释然了。

妹妹虽然有一颗灵动的心和一双精巧的手,但妹妹依然在生存线上挣扎。妹妹总认为自己只是一个初中生,不配要较高的制作费,加之她的裁缝铺位于下岗职工较多的厂区,居民收入不高,也不能要太高的裁缝费,所以妹妹的收入很微薄,勉强能维持生存。

由于收入微薄,加之裁剪需要低头、弯腰,她担心会得职业病,如颈椎病等,所以她最近决定放弃干了十几年的裁缝工作,准备换一种工作。我也在四处帮助妹妹寻找适合的工作,但至今未能如愿。

现在有两件事情让我很纠结:一是妹妹的工作,二是妹妹的婚姻。妹妹如此漂亮而又富有灵性,却还在漂泊。情没有归属,心无处依靠。

先后给妹妹介绍男朋友的人也不少,我也介绍过几个,而且介绍的男朋友基本都是城里人,都是在国有单位上班的正式职工,但至今一个未成。妹妹虽然是个农民,但大部分都是妹妹回绝了对方,男方反而多数是同意的。也许是妹妹的美貌、灵性和品位吸引了他们,使他们愿意娶这位离了婚的少妇为妻。我也慢慢感悟到她难以找到如意郎君的原因了,那就是她的品位太高了。他不要求对方有钱,也不要求很帅,但要有品位,有素质,有涵养。长辈们无法理解她的需求。我母亲就常抱怨:平,你把有钱的回绝了,把长的好看的也回绝了,你想要什么样的?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所谓品位、素质、涵养,老人是无法理解的。我自认为自己在大学工作,接触的都是教授、博士,对品位有一些理解和感悟,自己还有一点品位,但见了妹妹还是觉得品位不够,还是觉得有些俗。好像也不是俗,而是土。我知道自己处处都有农民的烙印,甚至有一些挖不了根的陋习。

不知有多少人劝妹妹将就找个人嫁了吧,我甚至也这样劝过妹妹,但我不会再劝她了,让她心中留一份美好的期许,让她保有一种特有的优雅。有了品位的人,你让她降,也降不下来;没有品位的人,你让她升,也升不起来。

追求什么样的爱情,谋求什么的幸福,是每个人的权利,我尊重妹妹的权利和选择。

 

 

  评论这张
 
阅读(1940)|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